教之初 > 高中教育 >  正文

这名军官把女儿送进考场,激动写下自己两次高

2019-06-07 13:10:05 来源: 教之初 记者 教之初

“又是一年高考季。6月7日,江苏省高考第一天,清早,送女儿去学校时,望着她背着书包走进校门时留下的背影,自己的两次高考经历不禁又浮现于脑海……"高考引起了相当多的人的回忆。人到中年的项志明,今天把女儿送进了考场,难抑内心的激动,写下自己两次高考的经历。


第一次高考是1991年夏天,在那个黑色的7月里,自小便在老师的表扬声长大的我,第一次尝到了失败的滋味。在校长办公室,当我满怀信心地接过分数单时,“509”三个刺眼的阿拉伯数字一下映入眼帘,霎时,我的脑海中一片空白,只是在不断地跳动着“5、0、9”这三个令我终生难忘的数字。当年大学录取的最低分数线是514分,仅仅5分之差,自己12年来孜孜以求的大学梦便化为了泡影。那一刻,我不知自己在想些什么,头昏沉沉的,只知道顺着回家的路机械地挪动着步子,以致差点撞在了一辆疾驰而来的卡车上。

还未到家,远远便望见母亲已在路口翘首等候了,面对母亲急切期盼的眼神,还有那布满鬓际的霜发,一许愧意霎时涌上了心头,我不知该说些什么,刚叫了一声“妈”,便觉得喉咙口象是被什么东西一下堵住了,再也吐不出一个字,我一头扑进了母亲的怀中,憋了许久的眼泪终于止不住“哗哗”地流了下来。看着我,母亲什么都明白了,她紧紧地搂住我,说道:“孩子,别哭,让人见了笑话。咱回家去。” 

9月初,在许多同学兴高采烈地陆续走进大学校门后,在家“隐居”了近一月的我,又踏进了高考补习班的大门。补习班的条件非常简陋,140多号人挤在一间四面透风的大平房内,上课时,必须屏息凝气,才能听清老师的讲课。但尽管如此,补习班的学习气氛依然十分高涨,历经高考惨败的我们,都更加意识到了时间的宝贵。大家似乎都忘记了休息,不分白天黑夜地趴在那高低不平的课桌上玩命似地写啊算啊,仿佛已经看到大学的校门正在朝自己一步步地走近。

然而,好景不长,期中考试后不久,省里来了文件,下令取缔所有的补习班。那天下午,当班主任宣布完这一通知后,大家似乎都呆了。也不知是谁先背起书包慢慢走出了教室,于是大家便都这样悄无声息地陆续走出了这间曾一度孕育着我们大学梦的殿堂。当我拖着沉重的步子走出教室门时,忍不住又回头望了一眼那伫立于夕阳之中的破旧教室,几许酸楚感顿时溢满了心头,泪水止不住再一次夺眶而出。


此后的一个多月,日子过得是那么地灰暗。同学中不时传来消息:某某去外地亲戚家读补习班去了;某某放弃高考,下海经商了;某某在亲友的帮助下,找了份好工作……而此时的我,每天却只能独自趴在家中的小书桌上,默默地翻着那不知翻了多少遍的教科书,以此来填补内心的迷惘与失落。随后不久,征兵工作开始了。从他人的口中,我得知参军后能参加军校的招生考试,这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无疑是漫漫黑夜中透出的一缕曙光。于是,我便匆匆报了名,顺利通过政审、体检之后,12月10日,我带着一大摞教科书,满怀希望地踏上了从军之路。

部队驻地在徐州,到了部队,从班长的口中,我才得知,考军校要到第3年,一般要当上副班长以上骨干才有报考资格,并且还要经过文化、军事预考以及体检等许多关后,才能正式走入考场;再者,新兵第一年,也是根本没有时间看书的。于是,我只好将那一大摞教科书锁进了仓库,跟着班长一头扎进了训练场。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1992年9月,我正在安徽三界热火朝天地参加实弹演习,同学们的报喜信一封接一封地来了。从信中,我得知,当年在我参军后不久,补习班的同学们又自己组织在了一起,通过近一年的补习,大多数同学都如愿以偿地踏进了大学的殿堂。在信尾,他们几乎无一例外地写道:“去年,你要是不入伍,现在也一定和我们一样考上大学了……”读着这一封封的来信,望着自己身上的绿军装,我的心中象是打翻了五味瓶,不知是什么滋味,只有三个字久久地萦绕在心头:考军校!
 

慢慢地,我的军装由绿变黄了,我也由一名新兵成长为老兵,终于有了报考军校的资格。我将教科书从仓库中取了出来,又让同学从南京邮来了一套军校招生统考的课本,自己开始带着复习。单位的条件比较简陋,没有专门学习的地方。每晚熄灯后,为了不影响其他同志休息,我总是悄悄溜到一个小工具房内,将灯用报纸蒙上,独自在灯下看书复习。工具房中没有窗户,夏夜,里面潮湿闷热,蚁虫成群,我只好裹上长袖,再用脸盆装满水,将双脚浸于其中,以躲避蚊虫的侵扰;冬夜,里面积水成冰,冷得出奇,我常常是裹着大衣手脚仍冻得僵硬。

相关新闻
凡注有"教之初"的稿件,均为教之初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教之初",并保留"教之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