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之初 > 幼教早教 >  正文

王振宇等:为儿童创办中国幼儿教育

2020-02-14 15:52:06 来源: 教之初 记者 教之初

  原标题:为幼儿教育发现中国儿童,为儿童创办中国幼儿教育

  作者简介:王振宇(通讯作者),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博士生导师,E-mail:wang1604@aliyun.com(上海 200062);秦光兰,人民教育出版社少儿教育编辑室(北京 100081);林炎琴,温州大学教育学院(温州 325035)。

  内容提要:陈鹤琴先生为中国现代幼儿教育的发展做出了杰出的贡献,他为幼儿教育发现了中国儿童,为儿童创办了中国幼儿教育。为促进当前幼儿教育的进一步发展,我们应回归陈鹤琴先生的儿童观和教育观,继承其“活教育”理论精髓,坚持走符合我国国情的幼儿教育道路,通过科学研究促进学前教育学科建设,把游戏的权利还给儿童。

  关 键 词:陈鹤琴 儿童观 幼儿教育

  在现代幼儿教育史上,陈鹤琴先生被誉为“中国的福禄贝尔”。作为中国现代史上的儿童心理学家、教育学家、社会活动家、文字改革家等,他的一生,建树颇多。就其对中国幼儿教育的贡献,可以归纳为:“为幼儿教育发现中国儿童”和“为儿童创办中国幼儿教育”。这两句话实际上就是陈鹤琴先生的儿童观和教育观。潘菽先生曾说:“陈鹤琴同志由于他的一颗赤子心,是能紧跟着时代前进的。”[1]陈鹤琴先生的儿童观和教育观的形成和实施,正是他生活的时代各种教育思想碰撞和汇合的结果。纵观中国近现代史,我们可以看出经世派、洋务派、维新派、革命派和新文化派,都对批判封建传统教育、探索中国教育现代化产生过深远的影响。陈鹤琴先生则以广阔的世界视野和切实的教育实践,形成了科学的儿童观和系统的教育观。他努力吸收现代科学知识和教育思想,研究中国儿童的身心特点,确立了符合中国实际的幼儿教育的培养目标和教育内容,探索切实有效的教育方法,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为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遗产,从而成就了他成为中国的幼教圣人和现代爱国知识分子杰出典范的光辉历程。

  一、为幼儿教育发现中国儿童

  媒体文化研究者尼尔·波兹曼指出:“童年的概念是文艺复兴的伟大发明之一,也许是最具人性的一个发明。”[2]所谓儿童观,就是成人社会对儿童的发现,对儿童的总体认识。陈鹤琴先生很早就表示:“我素来喜欢小孩子,小孩子也很喜欢我。我不但喜欢小孩子,我也经常同小孩子一起玩,一起生活,所以小孩子的性情习惯在未研究儿童心理以前,我也略知一二。”[3]从1914年至1919年期间,他在美国受到进步主义教育思想的熏陶,并系统地掌握了儿童心理学的研究方法。打那时起,他就非常明确地认识到,儿童有其独特的身心特点,教育者只有掌握儿童身心发展的规律,才能把儿童养好、教好。儿童心理学的知识对于进行幼儿教育至关重要。因此,他明确地说:“我们应当研究心理之如何发生及其如何养成种种的基本问题”,“我们若要教育之有效,非明了受教育者之心理不可,若不顾受教育者之心理而妄教之,那么没有不失败的。”[4]陈鹤琴先生学成回国后,遂开始对儿童心理和教育进行实验和研究,尤其是对自己的长子进行了连续808天的观察记录,对孩子做了全方位的系统研究,并于1925年出版了《儿童心理之研究》和《家庭教育》两本书,奠定了他的科学儿童观。

  作为中国的儿童心理学家,陈鹤琴先生早在1921年就向我们揭示了儿童的心理特点并严肃指出:“儿童的时期不仅作为成人之预备,亦具他的本身的价值,我们应当尊重儿童的人格,爱护他的烂漫天真;儿童秉性好动,我们不要仍旧用消极的老法,来剥夺他的活泼天性,必须予之适当的环境,能使他充分地发展;我们教育儿童,亦当利用他的好奇心……;游戏是儿童的生命,游戏具种种教育上的价值……总而言之,我们应研究儿童的心理,施行教育当根据他的心理才好。”[5]即便到了晚年,陈先生依然坚持这样的信念:“儿童心理学的知识对于进行幼儿教育是异常重要的,特别要重视对幼儿从初生到学龄前这一段的心理发展和各年龄的心理特点的研究(包括心理活动的生理机制,心理活动和生理变化的关系),掌握幼儿的特点和心理发展的规律,把幼儿教育的工作建立在科学的基础上。”[6]我们必须“要对作为幼儿教育基础的儿童心理做全面、系统、切实的科学实验”,“对幼儿园的教育应进行系统、深入的科学实验与研究”。[7]可见,陈鹤琴先生的儿童观是建立在三个基点上的。这三个基点是:重视儿童心理的特点和发展趋势;儿童心理学的研究要为儿童教育服务,这是教育要实现儿童化的必要条件;要坚持运用科学研究的方法研究儿童。在这样的基点上出发,陈鹤琴先生形成了他科学和完整的儿童观,那就是:儿童是独特的、发展的、应受尊重的人。

相关新闻
凡注有"教之初"的稿件,均为教之初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教之初",并保留"教之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