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之初 > 幼教早教 >  正文

青岛两护士卖上万条产妇个人信息:2元一条,流

2019-04-26 14:42:27 来源: 教之初 记者 教之初

前不久,家住青岛市的王女士生下一个可爱的男孩儿。本该沉浸在初为人母的喜悦之中,然而,有件事儿却让她心烦意乱。
“喂,您好,我是儿童摄影,您的小公子还有7天就满月了,请问您需要给宝宝拍一套写真吗”
“喂,您好,您是刘晓宇的妈妈吗?我是早教机构,请问您想了解一下吗?”
“喂,您好,我是产后修复公司,从事产妇恢复工作,您是剖腹产,更需要好好恢复一下身体,有兴趣了解一下吗?”
铺天盖地的推销信息接踵而来。这些详细信息的泄露,不仅让她承受无尽的推销骚扰,更让她对自己和孩子详细信息的泄露深感担忧。
她不禁心生疑惑:究竟是谁“出卖”了她?

刘奇是一家公司的业务员,长期在医院做推广。这天中午,刚在医院候诊大厅发放完小礼物的他准备出去吃饭,突然,手机铃声响了,是一个陌生男人的电话。男子自称叫冯晓,神神秘秘地说有一笔“生意”想和他谈。

青岛两护士卖上万条产妇个人信息:2元一条,流

青岛市市北区检察院 三级检察官李芳华
这个冯晓是从事儿童摄影工作的,2015年底,他通过朋友打听到了刘奇,知道刘奇长期在医院从事推广业务,和医护人员熟识,就想通过他获取些门路,弄到一些新生儿名单,以此来招揽客户。
因为是同行,对彼此的工作比较了解,刘奇立马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而事实上,这种通过购买、交换各自手里的信息来扩展客户资源的行为在行业里也并不少见。冯晓开出的报酬很有吸引力,而刘奇恰好又认识医院的护士,拥有便利条件,很容易接触到这些个人信息,这让他有些动心。
可这事毕竟有一定风险,再说护士能不能答应,刘奇心里也没底,所以他始终犹豫不决,没有答复。直到2016年初,冯晓再一次找到了刘奇。一番“推心置腹”之后,刘奇终于下定了决心。最终两人商定,冯晓以每条5元左右的价格从刘奇处购买信息。
理智的天平最终败给了金钱的诱惑,敲定了价钱,剩下的问题就只有偷偷获取信息了。那么,会有人同意替他盗取信息吗?刘奇在脑海中思索着,很快,他在心中锁定了人选。

青岛两护士卖上万条产妇个人信息:2元一条,流

彭慧,刚满25岁,大学毕业后来到青岛一家大医院工作,还不到2年。她主要负责登记产妇的各种情况,而这个产妇登记本就放在产房里面,因此,她是最容易接触到这类信息的人之一。而这,也成了刘奇选中她的重要因素。
刘奇曾经在医院从事推广业务,和医护人员接触较多,特别是同为年轻人,时间长了都比较熟悉,很合得来。综合考虑下来,刘奇首先找到了彭慧。
青岛市市北区检察院三级检察官李芳华:除了工作便利、获取信息比较方便之外,刘奇找到彭慧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由于他觉得彭慧比较年轻,小姑娘很好说话,成功几率大。
然而,刘奇的如意算盘却落空了,彭慧一口回绝了他,说这是违规的,决不能这么做。
青岛市市北区检察院三级检察官李芳华:刘奇被拒绝后依旧没放弃,不断给彭慧做“思想”工作,又承诺绝对会保守秘密,既不会“出卖”她,也不会泄露这些信息,就只是做一些活动推广,绝不会有什么危害。而且,只要她自己小心一点,就不会被别人发现。即使发现了,那么多护士,也不会怀疑到她身上。她要做的,也就是把信息收集起来发给他而已,就可以得到一些外快。所以他说的这些点完全抓住了彭慧的心理。
在刘奇巧言如簧的攻势下,单纯的彭慧应允了。可只有她自己是不够的,刘奇继续寻找着第二个“目标”——这个叫李欣彤的女孩儿也是一名年轻的产科护士。很快地,她以同样的方式“沦陷”了。
青岛市市北区检察院三级检察官李芳华:两个人都没有意识到这是一种犯罪行为,虽然知道不符合医院的规定,但利益的诱惑就在眼前,也不需要承担多大的风险,就同意了。
随后,两人分别利用自己值班登记的机会,用手机将产妇登记本和新生儿听力筛查登记本的部分内容拍照,包括产妇姓名、联系电话、出生时间、家庭住址等信息,然后通过微信发送图片给刘奇。一年多的时间里,彭慧提供了7000多条产妇个人信息,李欣彤提供了5000多条产妇个人信息。刘奇收到这些个人信息后,通过微信或支付宝以每条2元左右的价格转账。
而根据之前的约定,刘奇每个月收到这些信息后,都通过微信发送给了冯晓。冯晓根据数量,定期通过银行转账或微信转账给她付款,截至2017年,刘奇累计获利8万多元。
至此,这些经医护人员之手,从医院流传出来的个人信息已再无隐私可言,彻底开启了“裸奔”之路。

那么,冯晓购买这些信息的真实目的究竟是什么?是单纯的业务推广还是另有图谋?在接下来的调查中,检察官发现了端倪。
青岛市市北区检察院三级检察官李芳华:最初冯晓为了躲避侦查,委托妻子的朋友办理一张银行卡供自己使用。我们发现他收到信息后会再次转手出售,通过邮箱发给几个固定人,而收到的钱款就都打到这张卡里。
收信息的固定人是谁?他们是否才是案件的主谋?随着案情调查的深入,冯晓终于开口了。
青岛市市北区检察院三级检察官李芳华:根据冯晓后期的供述,他最初之所以要购买这些信息,并非单纯的“自用”,而是有一些机构的负责人找到他,希望由几家机构共同平摊出资,购买个人信息后共享资源,用来推广业务。
真正的幕后买主终于浮出了水面。可是,根据冯晓每月发出的信息内容和数量,检察官发现,冯晓知道的个人信息远不止刘奇销售给他的那些。这其中,必定还存在其他的信息来源渠道。为了彻底弄清事情的原委,检察官继续展开追查。就在这个过程中,另一个关键人物浮出水面。他,就是胡肖明。
相关新闻
凡注有"教之初"的稿件,均为教之初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教之初",并保留"教之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