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之初 > 幼教早教 >  正文

乐融儿童之家一校区遇困“解散”:五百多学生退费难,相关方正协调

2022-06-19 11:05:02 来源: 教之初 记者 教之初

  “今年的儿童节,是从给儿童维权开始的。”6月1日凌晨5点多,律师谢燕平在朋友圈发了这条短信,后面配发了一个“难过”的表情符号。

  谢燕平也是一位年轻妈妈,为了给两岁孩子讨回早教学费,她在5月31日和数十名家长一起,在派出所熬了通宵,与早教机构的投资人和律师沟通,僵持到儿童节的早上6点仍无进展。对方直白地告诉家长们——没钱。

  乐融儿童之家亦庄校区。目前已停营。本文图片除标注外,均为受访者 供图

  涉事的早教机构是“乐融儿童之家”的亦庄校区,位于北京市经济技术开发区荣华中路。“六一”儿童节前夕,经营该校区的北京童优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向员工宣布,因资金困难解散公司,校区停止经营。

  乐融儿童之家亦庄校区停营后,三十多名员工的两个月工资被拖欠。更麻烦的是,五百多名家长难以讨回已经预交的课时学费——总计六百多万元。

  6月6日,乐融儿童之家总部向家长通报称,准备接管亦庄校区,已草拟相关协议,但仍需与校区原投资方协商。9日,澎湃新闻记者多次致电乐融儿童之家亦庄校区的投资人冯家彤,其均未接电话,发信息也未回。乐融儿童之家总部工作人员则表示,“亦庄校区处理小组”正在处理相关事宜。

  员工:投资人在微信群宣布公司解散,两个月工资未发

  吴芳(化名)是乐融儿童之家亦庄校区的老师,已经入职一年多。她告诉澎湃新闻,亦庄校区是2020年8月正式开业的,今年的学生有五百多人,除了两个托育班,大部分都是参加早教的。

  2022年4月24日,受新冠疫情的影响,乐融儿童之家亦庄校区接到通知后停了课。吴芳和三十多名同事暂时离开校区,她们答应了老板提出的薪资待遇:停课期间按北京市最低工资标准,每人每月发2320元。

  吴芳记得,5月10日,该发4月份工资了,老板冯家彤让大伙再等等,“她说没有钱,正在向银行贷款。”到了5月30日,老师们再提醒校方应该发工资了,但未得到冯家彤回应。

  “我们打老板手机,不接我们电话。”吴芳感觉情况不对。5月30日下午,投资人冯家彤在微信上的工作群突然发出《致全体同仁的一封信》。

  这封信加盖了“北京童优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的印章。信中称是受疫情等因素的影响,公司债台高筑,没有资金继续经营,“现在只能忍痛通知大家:北京童优教育咨询有限公司提前解散,被迫停止经营。”

  “看到解散的通知后,我们去了学校,门被锁住了,我们进不去。”吴芳说,公司还拖欠36名员工的两个月工资,加上断缴两个月的社保和住房公积金,共计四十多万元。

  据多名接受采访的员工证实,目前,乐融儿童之家亦庄校区的36名员工,已向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交了仲裁申请。

  有员工透露,校方在发出“解散通知”后,曾要求大家先别告诉家长,但一些员工觉得应该告知家长一起维权。于是,乐融儿童之家亦庄校区停营的消息,很快在家长群体传播开来。

  家长:早教和托育的学费都要不回

  家长阎女士记得,2021年10月,她为两岁儿子买了60节早教课。当时她向乐融儿童之家亦庄校区投资商的公司账户转账16200元,但公司(校方)未开具发票。

  5月30日得知学校停营后,阎女士急了。她儿子的早教课上了约一半,现在应该还剩八千余元。陆续得到消息的家长们组建了微信群,大家决定向警方报案。

  5月31日,许多家长来到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分局天华路派出所,向民警反映“老板跑路”。

  家长尹先生的缴费记录截图。

  家长尹先生当天也赶到了派出所。他在2021年6月为儿子买了9999元的早教课,现在还剩余4000余元;去年“双十一”的时候,他趁着优惠活动又为孩子买了一年的托育课,一次性交了72000元,原计划今年5月送孩子上托育课,却听到学校关门的消息。

  由北京童优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盖章、法定代表人冯家彤签字的两份费用明细表显示,家长们预交学费后目前尚剩余(未上课)的金额,共计6106084.79元,其中托育169万多元,早教441万余元,一共涉及已缴学费的503个孩子。

  接到家长们报案后,5月31日,天华路派出所民警通知投资人冯家彤到派出所说明情况。冯家彤和她的代理律师当天赶到了派出所。

相关新闻
凡注有"教之初"的稿件,均为教之初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教之初",并保留"教之初"。